于卿

全魔双担,主修韩叶,双花。

【信白】轮回

苏九er:

国士无双x千年之狐,发了就跑。听我解释,我想写得很甜的!后来..就这样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岁月流转 声音传达,若是再次轮回转世,就让我立刻去见你吧。


人间四月芳菲尽。风不再是带着凉意,柳絮漫天纷飞的日子也早已过了。


街上熙来攘往,阳光照在身上暖哄哄的,偶尔走在阴影下不禁觉着冷了些许。正午更是暖和,避开房屋投下的影子穿过一条条街道。


走进一家茶馆歇息片刻,听得旁人说国士又大获全胜。细细抿了一口嘴边的清茶,不禁对这位战无不胜的国士起了兴趣,便继续听人滔滔不绝地把那国士捧上了天。


茶叶清香在嘴中绽放,带着丝丝苦涩。正乐得听别人把韩信夸成天上神仙一般,门口突然传来惊喜雀跃的惊呼。偏过头往楼下看了一眼,却被一头张扬的红发给吸引了注意力。


那人嘴边噙着笑被一群人簇拥着进了茶馆,一瞬间这小小的茶馆就挤满了人。稍稍了解发生了什么,眯起眼大量着众星捧月般当做明月的韩信。


不过如此,李某也不比他差怎的就没有姑娘在身边拥着呢。下意识愤愤然地啃了一口嘴中的东西,结果咬着了杯子。疼得皱紧眉头,这玩意怎么这么硬?继续待在这觉得无趣,反正见到了所谓的国士便拿起剑走了。


机缘巧合之下,与韩信相遇,相知,相交。改变了当初的看法,打心底佩服起了他。自己剑术了得,时常与他切磋一番。却总是落个平手,不知是他有意为之还是实力如此,便不得而知了。


平时一起喝茶饮酒,上街赏景等等。这样的相处方式持续了很久,几年,几月,几日,未曾计算过,只是觉得过了很久很久。韩信当年的傲气仍在,但也收敛了许多,变得成熟了,更有吸引了。


他常问我,为何我的容貌从未变过。只是笑着避开了这个话题,也不好就这么直接告诉他,自己是只狐狸吧。


慢慢的,产生了不该出现了情愫。不知何时看他的眼神变了,一提起他就满面春风,心里,脑海中全是他。为此事烦恼了许久,躲了他一段时间,心知这是逃不了的。


国士无双,真是贴切极了。和他上战场数次,也见识到了人的生离死别。不止一次地问自己,是否从开始就是个错误。烦心事很多,这只是其中之一。


不知不觉到了秋天,他再一次凯旋而归。群星降落的夜晚,举杯为他庆祝。酒一杯接着一杯,喝得没了分寸。一番挣扎后吐露心意,忐忑不安地观察他的神色。之后的事记不起来,却只记得他答应了。


之后的日子里,整日缠着韩信。乐此不疲地喊他名字,知道自己找他无事却一直乐意回应。


春天遇见了你并爱上了你,夏天过了察觉过来已是秋天。稍稍有点寒冷,已经是冬天了,相互依偎着取暖。即使中间隔了几年。


时常会像小姑娘一样,对着夜空许愿。被他嘲笑了许久,但还是希望能常伴他身边。他得知自己不是人类并无多大反应,好似早已知道一般,笑着说狐狸很可爱。


几十年过去了,他微笑时脸上浮出的皱纹变多了。当白发也长出来时,早已泣不成声。轻轻抚摸那人的脸颊,当年一切都变了样。


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传来,他打仗时落下的顽疾现在全冒出来了。担忧地取了一杯水给他,怕是时日不多了。


韩信离开那日,恍惚地看见了初遇时的样子。眨了眨眼却挡不住泪水,只是紧紧地牵着他的手。注视着他缓缓阖上双眼,可他脸上依然带着安慰的笑容。


我爱你,这三个字在此刻显得格外无力。只是带着哭腔对他说了一句,


“将军,下辈子就让我来找你吧。”


喜欢他浴血杀敌的背影,喜欢他与自己打闹时的笑,喜欢他的所有。将军这一称呼只喊了两次,相遇时,离别时。有时候在想,时间停止就好了。再怎哭泣,我依然无法改变任何一事。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于卿苏九er 转载了此文字